泛滥成海

【德哈/DH】恋恋笔记本

南华_NAMWAH:

#Harry在整理英雄们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本摘抄情诗的本子。一段陈年旧事的回忆随之泛起。#




纯字数一万一+(自己都害怕


虽然叫恋恋笔记本但是其实和电影完全没有关系啊




战后AU;双向(?)暗恋;夹杂私设。


终于赶上啦,送给我的dear的生日贺文 @一只Rico 


十七岁生日快乐哇❤ 爱你


 食用愉快XD




01


 


下午的阳光照进了木质的阁楼里,流动着的暖金色映在一个男人的后背上,此时他正背对着窗户。从身形来看,男人顶多二十五六岁出头,一头黑色的卷发不羁的披在脑后。他的个子介于175至179之间,明显是因为常年的运动,才会使得他的身材那么的矫健。他穿着短袖和长裤,踏在木质的阶梯上,双手费力的够着放置在阁楼顶上的物品。


他不经意间转过脸来,能够看到他有一双明亮而透彻的绿眼睛,如一汪绿潭。脸上的也早已褪去了战争时期的少年线条,渐渐地变得坚毅而深刻,眉目间多出了少年时代未曾有的,属于成熟男人的俊朗。


男人名为Harry·Potter,七年前,正是他打败了带给整个英国巫师界将近二十年恐惧的黑暗君主。笼罩于英国上空张牙舞爪的乌云也终于被阳光撕裂,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与此同时,他此后的人生中,与“救世主”这个词便再也脱不了干系。


胜利的代价是惨痛的,没有人能够计算清楚,在那场战争中究竟失去了多少人的生命。以及那些无法计算、不可估量的情感,和羁绊。


然而战争终还是过去了七年,再多么痛彻心扉的痛苦似乎也渐渐淡化,亦或是人们习惯强行将那些记忆掩埋,而藏得越深的人,越容易欺骗自己。


他现在是一名傲罗。一直在与伏地魔的残党作斗争。经过七年的努力,终于使那些邪恶的势力消失匿迹,剩下的少许几个,也绝对成不了气候了。


前不久,Hermione告诉他,食死徒最后一个关押人质的监狱被发现,那是藏在某一个纯血大家族地下的密室。密室规模很大,几乎可以比作一个小型地宫,然而,从使用的痕迹上来看,伏地魔和他的党羽们并未在这里扎根太久。应该是在最后一战前的几个月,这个庄园才被伏地魔“征用”的。


这原本不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们所搜查到有关那段黑暗时期的人证物证太多太多。然而这一次却比较特殊——在最后一战前,曾在一次交战中,他们的同伴被叛徒出卖,被食死徒所俘虏。然而不论面对任何残酷的咒语,这三十多位霍格沃兹最优秀的学生,一至选择了坚守自己的信仰。


后来,他们有的人乘乱逃跑了,有的人,就此长眠于地宫之下。食死徒走的时候留下了大量的来往信件和密令,讽刺的是,与哪些肮脏的秽物一同被留在那里的,还有英雄们的遗物。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这个阁楼里的原因。


也因为如此,这件事情不得不由、也只能够由Harry来做。也是他提出的申请。他要亲手整理同伴们的遗物。


毕竟,在那个时候,当伙伴倒下牺牲时,他只能够选择将他们掩埋,然后从那片血海站起,继续前行。


 


 


他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将那个纸箱子从架子上拿下来,他并不打算用魔法,而是选择亲手去触碰他们。他有一种错觉那上面甚至还沾染着昔日同伴的余温,那些年轻的生命似乎还萦绕在那些物件上。但Harry清楚,他们不会留下,只有胆小懦弱者才会停留不前。他们是勇者,他们的脚步早已只能供后人追随。


他打开了纸箱,一本笔记本赫然被放在所有杂物的最顶端。上面用带有魔法的特质银丝勾勒着,却并不华美、显得古朴而低调。他看着那暗绿色的封面,竟然一时有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


他见过那个本子。


鬼使神差的,他拿起并且打开了它,只消一眼,他便突然呼吸一紧。


虽然没有署名,但他第一眼就认出了笔迹的主人,一如他的字体一样,花哨中带着一些傲慢和严谨。


而那些字迹拼凑成了一首诗,他死死的盯着它们,手指不可自控的翻看下一页,紧接着,他推开了一扇尘封已久的大门。


 


 


 


02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


成为更新的荒凉


 


Draco今天第七次在魔法史上偷看救世主Harry·Potter,并且,险些和他对上目光。当然,在对上目光的一瞬间,他随即换上了一贯以来的傲慢而轻蔑的眼神,他昂起下巴对Potter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对方皱了皱眉头,很快的视线从他身上略过,紧接着转过了头。


幸好没有被发现。


他叹了口气。


他暗恋救世主。早在一个月前他突然明白了此事。当时他除了错愕、惊诧以及来自于自尊心的不甘以外,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还有一丝深刻而绵长的庆幸。


他喜欢上了救世主,然而可能这件事真正发生的时间点已经模糊不清了——是在他们十一岁第一次在成衣店里见面?还是在他对他伸出手却被他拒绝的那一刻?亦或是在他们共同飞驰在魁地奇赛场上追逐金探子的时候?


记不得了。


然而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便再也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挪开。


他再次将视线投向那个后脑勺,黑色的卷发今天依然蓬乱的翘在他的脑后。此时他正低头苦思冥想着刚才教授所讲的内容,不时挠了挠头,那不逊的头发便翘的更厉害了。


正当他在心中默默的想将救世主的头发抹平时,下课了。Potter站起身来,收拾好桌上的纸张。Draco见状便低下头在羊皮纸的右上角装模作样的写写画画,他太过投入,以至于错过了,Potter在迈出教室前,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


 


Draco发现格兰芬多的三人组很喜欢结伴待在图书馆。他原本对于那种人多的地方是排斥的,但出于一些捉摸不出的小心思,他会在饭点后在图书馆待着。而不出五分钟,他就能够看到三人组有说有笑的在门口出现。


他发现救世主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同时发现,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将他本来蜜色的皮肤打光的更为透亮,在他思考时,他一双绿色的眼睛垂下看着桌上放置的羊皮纸,右手握着羽毛笔,另一只手习惯性的放在后颈上。Draco发现,认真的他看起来是那么……可爱。


今天当他踏进图书馆里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他猛然想起今天下午格兰芬多也是在自由飞行课。亏他还特地请了假。叹了口气,他还是坐在了靠窗不远处的一个位置上,没过一会儿,窗外居然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然而却依然阳光明媚。


太阳雨。他心想。


Potter怕是不会来了,毕竟,有谁能够抵挡住一个格兰芬多狮子飞翔的热情呢?他随手翻开了自己日记,开始胡乱写一些单词。从划掉的那些看来,依稀看得出“绿眼睛”、“闪电伤疤”的字迹。


突然间他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响声,他抬头望去,正对上Potter惊讶的眼神。看见Draco望过来,他看起来有些尴尬,然后在原地站了十几秒后,他最终还是走了进来,还是窗户旁边的那个位置。离他不过五米。见Draco看着他,他竟然冲他点了点头,接着坐到了位置上。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Draco感到了一种心照不宣,然而它转瞬即逝。很快被另外一种感觉填满。


他看着Harry翻开了书,开始看。他笑了一下,紧接着,在日记本的空白处写下一段文字。


Harry用余光瞟着低头写字的Draco,他在他那本厚的像是一块砖似的本子上写写画画,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一些封面——绿色带着银色线条。


居然出人意料的古朴。


他还以为,Malfoy会选择更为华丽的封皮,至少不是这样的。


他的视线移到Malfoy的侧脸上,那是一张和他一样年轻的脸,不一样的是,Malfoy的五官长开的比他要早,他的五官比起同龄人更为立体。两条修长的腿随意交叉的放在桌子下。


是了,他的个子最近蹿高了一些。并且,比以前要友善许多。Harry心想。但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己总是会碰见他,特别是在下午的图书馆——有些奇怪。


奇怪到他不得不推掉最钟爱的自由飞行课,要来这里看一眼。


Draco仍在认真的写着,羽毛笔尖在Harry的视线中上下跳动。他胡思乱想了一阵子,最终决定将一切抛之脑后,低下头来,将思想专注于书上。


就这样,在一个午后下着太阳雨的日子,两个互为死对头的男孩在图书馆里坐了一下午。也许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隔着五步的距离,他们的灵魂飞升到朦朦胧胧的太阳雨中,交换了一个轻柔而悠长的吻。


 


 


 


Harry默默的看着那首诗,誊抄者并没有写具体的日期,只在空白处随意地写了一个单词。“太阳雨”……


他翻开下一页。


 


 


03


你的怜悯之情无人能比,


温暖着我的心。


我不能给你人们所称的爱情,


但不知你能否接受


这颗心对你的仰慕之情,


连上天也不会拒绝。


犹如飞蛾扑向星星,


又如黑夜追求黎明。


 


 


Malfoy那日奇怪的表现还不及Harry细究,他便不得不被卷入三强争霸赛当中——当在大厅中,Dumbledore从火焰金杯里拿出Harry的名字并宣读出来的那一刻,Harry感觉到浑身冰冷。他僵硬的扭头看向,连Ron和Hermione脸上的表情除了惊讶也再看不到其他。


——没有人相信Harry是“无辜”的,应该说,大部分人与其认为他是命中注定,更偏向于是他自己导演了这一出。尤其是来自另外两个魔法学校的人,他们甚至谣言是Harry·Potter运用了某种黑魔法骗过了所有人,还有一种版本是说,Dumbledore对Harry的偏爱。


他走在校园里,每个人看见他就象是没见到一样,然而当他没走几步,就能听见身后传来的窃窃私语。直到他已经麻木。格兰芬多见了他没有好脸色,拉文克劳直径从他身旁走过,连一向友好的赫奇帕奇,也都对他沉默不语。斯莱特林则是当着他的面,隔着长桌有恃无恐的发表刻薄的言论。就连在餐桌上,他左右两边的位置都会被空出来。他们用行动表示,没有人愿意和他在一起。


冷漠比争吵更伤人。


Harry头一次感到痛苦,早在他一年级的时候,独自面对洛奇时他都不曾感到真正的恐惧。然而此时孤独却让他真正害怕了。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


他在心里痛苦的吶喊着,可却无法说出。他唯一受到的些许善意来自Hermione偶尔给他的几个安慰的眼神,以及Luna见到他时会点头致意——可那也仅仅止于点头和眼神罢了。


以及……如果Malfoy异于平常的没有对他冷嘲热讽,也算是一种善意的话。


好吧。这确实是一个斯莱特林能给到最大的善意。他嘲讽的想到。你瞧,他现在居然寄希望于一个Malfoy。这是不是很不正常。


听着身后来自斯莱特林长桌的讽刺,他再也咽不下盘里食物,起身向外走去。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再他走后,Ron拍桌而起,直接走到那人身边拎起了他的领子,咆哮的警告他不允许污蔑Harry;以及在斯莱特林长桌上,白金色头发的男孩也默默地起身离开了。


 


Harry走到黑湖旁的时候已经感觉内心的情绪快要溢出来,让他几近窒息。他扶着树胸口大幅度起伏的喘了一会儿,接着弯腰拾起了一块石子奋力朝湖心抛去——


石子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直直的落入湖水里,然后消失不见。只剩下湖面上一圈一圈泛起的涟漪仍扩散着。


Draco在Harry的身后不远处,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拾起石子,将它们丢入湖中。这段日子里Harry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应该说是时常,以至于当他走出饭堂时,下意识的就猜想到了这里。


暗恋这种感情,十分奇妙。它让一个人安心于默默注视一个人,但却又让一个人不甘心所做的一切不被人察觉到。


——那是一种集结着自我牺牲与毁灭的情感。它能让人飞上云端,又在某个时刻坠入深渊。


他站在原地良久,最终还是没能够走上前。他拿出魔杖微微抖动了一下,轻声念了句咒语。紧接着,一个漂浮的光团从他的口中飞升,在空中晃晃悠悠的朝Harry的方向飞去。


Harry低头,看着那些水纹,只觉得脑海里各方争吵的声音已经让他几乎要爆炸,他站在那闭上眼,任由情绪将他席卷。正当他要以为这世界上只剩下他和那些念头共处的时候,另一个声音从斜后方,又或者是从上空、轻飘飘的落下,那一瞬间他误以为是湖边的一朵芦苇从他耳边拂过。


“不管发生了什么。”那个声音说道。“You are my Savior.


 


 


他想。他大概永远不会忘记那句话。Harry垂着眼,拇指在页脚上写着那句话上,摩挲着,打着圈。接着,他翻开了下一页。


 


04


出自爱情金库的所有英勇行为,


在我身上已完全消失,


我真是可怜已极,


因而一句话也说不出嘴。


我很想仿效那些人儿


为了害羞,他们隐瞒自己的缺陷


而我,表面上喜喜欢欢,


内心却是痛苦与哭泣。


 


 


Draco走进洗手间,发狠似的将自己的领带解开,甩到一旁。他伸手拧开水龙头、捧起水,疯狂的用水往脸上冲洗着,一遍又一遍。良久,直到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感受不出水温的冰冷。他抬起头来看向镜中的自己。


那是一张年轻的面孔,但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中满是绝望和愤懑,以及那双眼睛下有着深深的青黑眼袋。


他又想起了手臂上那个丑陋的黑色纹身,在烙上的那一刻,他似乎能够听见自己的灵魂正在绝望的大声呼号着,而此时,它更是无时无刻的不在刺痛着他。


他不想成为任何人的刀子,然而命运却让他无能为力。他想起那个无法道出姓名的人,如蛇一般的头颅下那双猩红色的眼睛,内心深处不断地涌起作呕的念头。


Draco心底泛起一阵愤怒,猛地抬手捶了下镜子,一阵钝痛感从手上传来,他抬头——镜子破裂了,他麻木的看向手心,破碎的镜片划伤了他的手掌,一丝丝的血正从伤口中涌出。


他想起母亲将他扣在怀里泣不成声的画面,父亲在站在窗边,背影依然那么高傲,但Draco听见他长长的一声叹气。那一刻他心中涌起千百万个念头,最终,对父母亲的珍视还是占了上风。


“Mam……我会完成好任务的。”他的声音有些虚弱,扯出了一个微笑,抬手抚上母亲的后脑勺。“我会……活着回来。”


回应他的只是母亲的啜泣和父亲的沉默。


这学期他无疑是整个霍格沃茨中最见不得光的人。怀着杀死Dumbledore的心,他将自己隐藏在暗处。一日复一日的看着Harry·Potter和他的伙伴们站在阳光下。那明亮的绿眸使他心脏疼痛,但他却无法遏制住瞥向他的视线。


偶尔他们的目光会交汇,此时Harry都会停下来看着他,而往往是他转身率先走掉。


Potter一定发现了什么。他讽刺的想到。这是多么愉悦啊,如果他发现了的话。也许我们就成为这个秘密的分享者了。


如果前提不是他一定会阻止他。


Draco无数次想到若是当未来的某一天,战场上,或者是某一个其他的场合,他被Harry发现是一名食死徒。他想象Harry紧紧咬着下唇,拿着魔杖指着他的表情。


他会反抗吗?


也许。不过如果死在他的魔杖下,总比被那个蛇脸人施下夺魂咒然后死在和霍格沃兹昔日的同学们厮杀的过程中要好。


梅林,瞧瞧,他已经被逼得要想自己的死法?!Draco一阵烦躁——Go to hell!让他和他的计划都见鬼去吧!总有一天他会为这样对待Malfoy而追悔莫及。他在心里骂道。


他的人生就这么被那个疯子拖入了不可预估的轨迹,而他甚至还没有将自己的心意告知他。


Harry·Potter。


只不过是一个名字。他想道。但他仍然无可遏制的哽咽了起来,紧接着,那些细碎的呻吟和嚎哭声从嘴角边倾泻。他弯腰一手捂着嘴,一手死死的抠着水池的边缘,骨节因用力而泛白。


 


Harry背靠在洗手间的一根柱子后面,听着Draco发出的一切声响。他听着他像个孩子一样啜泣着。他看见他双手撑着洗手池,只穿了一件衬衫,衬的他的背影愈发单薄。Harry不敢大声呼吸,害怕会惊扰到他。他一边屏气,满脑子都是疑惑和一种他自己都不知道源自哪里的急切。


——到底怎么了?是什么让那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变成这样?


他将头探出,看着那个背影,却不慎踢到了一块翘起的石砖,发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


“……谁!”Draco听见声响,猛地抬起头一旁的镜子,Harry急忙将袍子收拢好,但已经迟了,Draco从另一面镜子中捕捉到了他的身影。只需一瞥,他便知道那身影属于救世主。


Draco心下一沉,梅林。天知道此刻他最不希望出现在这里的人,那就是Potter,哪怕是他即将要去刺杀的Dumbledore也好——这是他仅剩不多的骄傲和尊严了。


“Fuck off!Potter!”Draco扶着水池,转头咆哮了一句。他抽出了魔杖,转身指着Harry藏身的柱子。“Leave Me Alone!”


Harry靠着柱子深呼吸了几口,他决定走出来,和Malfoy好好谈谈。这么想着,他有些小心的将身子从柱子后露了出来。反而是Draco,见到Harry没有跑,而是站了出来,他闪现出一丝惊讶,却很快将脸上的表情调整为一种恶狠狠的状态。


“你耳朵聋了吗?Potter!”他咬牙。“走开!”


“我只是……”Harry说着向前走了一步,他注视着Draco。“想知道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究竟……”


“不需要你的关心——”他的动作刺激到了Draco,他后退了一步,眉头紧紧的皱起。“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忘记你听见的一切,滚出去!”


天知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甚至能够感觉到心在滴血。但他仍咬着下唇,尽量让自己的眼神充满不容置疑的拒绝。


Harry垂眼,看见Draco的手上,血液正顺着他的手腕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在冷灰色的石面地板上落下暗色的痕迹。他手中早在从柱子后走出来的时候就握好了魔杖,见到这般情形,他手腕轻轻抖动了一下,打算释放一个治疗咒。


然而很明显这令Draco误会了,他的警戒使得他反手对着Harry施了一个统统石化。Harry见到魔杖顶端发出了光线下意识一个闪身,紧接着抬手回了一个咒语。这一套动作已经被他的肌肉消化的行云流水,唯一出了错的是,他念了那个突然从他脑海中蹦出来的咒语。


神风无影。


他的尾音还没来得及吞下,猛地想起,那是他从那本不知主人的书中看到的,而他并不懂得这个咒语的效用——那非常非常的危险!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由于黑魔法防御训练以及频繁与伏地魔交手,使得他的咒语比同龄人的要快上好几倍,当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听见魔杖尖处射出一道带有声音的风,直劈向Draco。他眼睁睁的看见站在离他十步远处的那个男孩痛苦的喊了一声,随即倒在了地上。他眉头紧锁,脸色比之前还要煞白上几分。水花在冰冷的地面上四溅,而Draco的腰部上,血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放大着。


他楞了一下,随即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


“……Draco?”


Harry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惧绝望


 


 


 


05


我爱过你;爱情,或许还没有


在我的心底完全熄灭。


但我已不愿再让它打扰你,


不愿再引起你丝毫悲切。


我曾默默地、无望地爱过你,


折磨我的,时而是嫉妒,时而是羞怯。


我是那么真诚那么温柔地爱过你,


愿上帝赐你别的人也似我这般坚贞似铁。


 


 


地窖里只有几盏用魔法点燃的火光在微弱的亮着,阴影随着火苗的晃动在墙上移动着。四周静谧,了无生息——除了偶尔能够听到远处传来的一些呻吟声。那也许是来自于他的被施以钻心剜骨咒的同伴们。


——他被食死徒俘虏了。


大战在即,阴影笼罩着整个巫师界,没有人会知道,在某一个角落发生了什么。但如果不出他所料,此时他应该位于Malfoy庄园之下的地窖中。然而这里和那个巨大而绚丽夺目的花园分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墙上的魔龙装饰和青铜色的墙面、铁灰色的栏杆,无不显得阴森而恐怖。


也许这里唯一可爱的联想,恐怕就是有关小马尔福先生的了——他想开个玩笑让自己的内心放松下,但不知为何他会想到那个冷漠的、白金色的混蛋。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但是根据他的估计,很快他就会被带上去,然后接受一干食死徒的“定罪”,并将他献给伏地魔。


想到这里,他冷冷的笑了一声。却因不小心牵扯到了脸上肿起的地方而感到了疼痛。皱了下眉,他听见通往关押他的牢房的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刚才出现在他脑海里的白金色头发的人,出现在了走廊的门口。他和Harry对视了十秒钟后,挪动步子来到了牢笼旁。


Harry眯着眼看着出现的Malfoy,他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自从那夜在占星台Dumbledore死后。他的脸比以往更加的削瘦,额前的碎发早已长长,然而它们的主人却没空修剪它们,只是随手将其抚到一旁,在莹绿色的鬼火下,Draco那淡金色的发色和僵白色的皮肤,几乎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个病人一般。


他看起来很不好,好像随时都会倒下。Harry想到,随即懊恼自己竟然在为敌人担心。


“你是来审判我的?”Harry后退一步,咬紧下垂,将双手交叉在胸前做出拒绝的样子,有些讽刺的问道。“——还是说,你是来叙旧的?”


“……是。”Draco看着他,一动不动,面对他惊诧的眼神,扯了扯嘴角,露出了学生时代的表情。“——我是来和你叙叙旧。圣人Potter。”


Harry不喜欢听别人叫他的姓氏,但却意外的不抗拒从Draco口中见那两个音节。Draco总是能够将它们念得短促而有力。他听见那此刻听起来、也许真的代表了一种怀念过去的称呼,抬起头来看向Draco。


“神秘人很快就要发动对霍格沃兹的进攻了,他等不了太久。”Draco走上前靠着栏杆,尽量压低了声音,“我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但几乎让他发狂了。他每天都要对手下和俘虏释放钻心剜骨。”


Harry想起自己影约听到的声音,不禁颤抖了一下,那些凄厉的声音听着就能让人毛骨悚然……伏地魔居然暴虐到如此的程度。


“……你也被施咒了吗?”Harry忍不住轻声问道。


Draco垂眼凝视他良久,嘴角最终划出了一个弧度,却虚弱惨白到令Harry的心脏一阵抽搐。


Draco看着Harry,他绿色的眼睛在冰冷的牢狱中依然散发着温暖的光。他不知道的一举一动、一个善意都让他欣喜若狂。几乎要让他打破了内心禁忌的防线,将他所有的情感迸发出。


他攥紧了拳头,却又慢慢松开。


他苦笑。


“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明天我会装作不认得你。记住。”最终,Draco他低声说道。“……你要活着走出去。Ha……Potter.逃出去。”


Harry抬眼惊讶的看着他。他说要帮助自己?


“虽然我之前不肯承认,但是,你一直是……所有人的希望。”他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又说了一句什么,虽然快且轻,但还是让Harry捕捉到了。“也是我的希望。”


Harry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


“——等等,Draco!”Harry抓着铁栏,喊道。“那你怎么办?!”


尽管在听见Harry喊出自己名字的一瞬间,他不可遏制的轻微颤抖了一下。然而,Harry见他煞白着脸,后退了几步。


“……到此为止了。但愿,能活着见到你。”他说。深深看了Harry一眼,那眼神中包含了太多Harry只需看一眼,就会为之颤栗的情感。接着他转身,向后跑去。


看着他远去的身影,Harry就感觉到一股力量被抽光了,他颓然的躺倒在了监狱里,他闭上眼睛,感到胃里一阵绞痛般的痛苦。


到此为止了。


 


 


06


 


战争在七年前落幕。所有人一时间都有了最平淡也最好的归宿。霍格沃兹学子们掩埋好同伴们的身躯,将每一个因战而牺牲的同学们的名字刻在了一进霍格沃兹就能够看见的丰碑上。在那上面,snape和Dumbledore的名字被并排的刻在最顶端。接下来,有着Harry的父母、小天狼星还有卢平夫妇的姓名。


Harry常常会在特定的日子前在那块丰碑前伫立良久,他的目光有时会停留在格兰芬多离去的那个双子的名字上。脑海里浮现出他们的笑脸,以及勾上自己肩膀时说的玩笑话。一届又一届,新的学生不断地走进霍格沃兹,在经过丰碑下时,他们都会用好奇的眼神注视着站在那里的那个男人。Harry会对他们报之一笑,祖母绿色的眼睛中充满暖意。


有三个的孩子对上他的目光后,大胆的走上前去,那是一个女孩和两个男孩。女孩抱着书,眼神睿智,悄声问道:


“Potter先生,您是来看您的同伴的吗?”


Harry眨了眨眼,笑了,没有直接回答她。“你认识我?”


“——听说您有着世界上最美丽的绿色眼睛和可以徒手掐死食死徒的身手。”一个脸上有些小雀斑的男生敬畏的插嘴道,女孩皱眉,用手肘动了下男孩,另一个男孩脸上有些无奈,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Harry听到他说“那是杂志上瞎写的……”


Harry嘴角弯了下,眼前的三人组,就像是当年他、Ron和Hermione的再版。


心中一动,他两只手拍上两个男孩的头,揉了一下,他们为此配合假装吃痛的叫了一声。然后抬起眼睛好奇的打量着Harry。


“我要走了。”Harry眯了眯眼睛,说道。


“那您还会再来吗?”小姑娘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Harry笑了。


“一定。”他看向丰碑,上面刻着的,是一个个原本鲜活而变成灰白的姓名,他喃喃道。“毕竟,霍格沃兹是我们共同的家。”


他的眼神中有三个孩子在当时还看不太懂的情感,象是怀念,又象是毫不眷恋的淡薄。在这个男人身上,似乎能看到一种往事成灰的沧桑感。此时一阵风刮过,将他那条围着的金红色和暗绿色交织的围巾吹动了一下。风卷起了他黑色的袍脚,连带将他散落在额头上的碎发吹乱在一旁,露出了那个著名的闪电形状的疤痕。四周是霍格沃兹古老的石灰色的建筑和灰白色的丰碑,以及点缀在他身后的绿树和吹落在地上的黄叶。


三个孩子都看呆了,男人站立在这个场景中就象是一幅画一样。


“……既然您喜欢这里。”良久,那个心直口快的男孩子问道。“——那您为什么不留下来?”


Harry低头看着三个孩子,三双好奇而灵动的眼睛不约而同地看着他。一时间,他有一阵陌生而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微笑道:




“因为,历史,将由你们来书写。”


 


 


 


07


 


Harry翻到那首诗,再往后翻,都是空白页了。他深呼了一口气。


是了。和他记忆中的那个Draco完全重合。他在侧面留下的一些小提示,更是让他回忆起了当时的画面。甚至,他能够想象到他写下这些诗句时候,脸上的表情。他可以想象到,Draco在太阳雨中的图书馆、斯莱特林寝室的桌前、哪怕是在那个阴森而冷漠的地宫摇曳的烛火下,他微微蹙着眉,低头默写出这些诗句,仅仅只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对他的爱慕之情。


只属于Harry·Potter的,来自Draco·Malfoy的爱慕之情。


想到这里,他只觉得内心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一种酸涩而甜蜜的情感塞的满满当当。他仰起头,闭上眼,任他们从十一岁相识开始的每一个画面在脑海里闪过。


战后,Draco做了一名药剂师,本来以他后期所立下的功劳,以及Harry和凤凰社一干人的挺立相保,他完全可以无需经过审核便进入傲罗部。但是他回绝了。他说他再也不想和任何黑暗扯上关系。他将一心用在了魔法药剂上,这也为他日后带来了许多的荣耀。


当然,所有的荣耀都不过于那个头衔,救世主的伴侣。


他们在一起了——开口点明的是Harry,但他们并不认为着很重要,毕竟,他们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喜欢着对方。并且,彼此心知肚明。


两人从搬出了圣芒戈后就住到了一起。尽管生活习惯会有些不同,例如Harry喜欢睡觉时穿着袍子而里面真空,Draco习惯性的穿着睡袜才能入睡;再比如Draco喝茶坚决不加糖,Harry则是无可救药的甜食爱好者。


他们偶尔会因为争执培根是烤还是煎的问题,Harry一激动起来就说Draco是个邪恶的斯莱特林,而Draco则挑挑眉,反讽到,脑子比金飞贼大不了多少的格兰芬多……但那早已经不是年少时候的那种你死我活。相反,更象是调侃,带着一些情趣在其中——我的恋人是我年少时期的死敌。


但不得不说,两人多年间的互相观察,使得他们就象是世界上另一个了解自己的人。他们对彼此一个表情或者动作的了解,恐怕无出其右者。


正当他回想时,一双手从他身后轻轻的环住了他腰。


“在想什么?”Draco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脖子上,仍带着少许年少时便有、而此时属于成熟男人的慵懒。


“想你。”Harry用侧脸蹭了蹭他,笑。


Draco顺着他的指引看向了他手中的日记本,有些意外的扬了扬眉。“我以为它会埋葬在地宫里,直到永远。”


“很显然不,它被我发现了。”Harry懒懒的说道。“——连带着你年少的小心思。”


Draco眯起了眼睛,哼了一声。用很慢的速度咬着Harry的耳垂,Harry一个战栗,转身面对着他。


“话说起来,你当时品味还不错?没有用那些恶俗的、昭彰着Malfoy式华丽的封皮。”Harry伸手划过那因为年代久远而有些粗糙的封面,上面用银色勾勒出古朴的花纹。


“这本子记录了我的真心。”Draco淡淡的说了一句。


Harry抬眼看向他,见那有着如海一样的灰蓝色的眼睛,显露出难得一见的、如海一样温情,正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简朴而真诚。”


Harry在听见那一句话的时候,只觉得一阵电流流过他的心上,然后接踵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情感。将他裹挟,奔流至远方。


他看着Draco,张了张嘴。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说,或者如果你死在了战争里……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你喜欢上了我?”


Draco摇了摇头。


“我给这个日记本设定了一个魔法,”他解释道。“只要当你看到了这本日记,并且回应了我的爱……我最后要对你说的话就会浮现出来。”


Harry看着他,良久,轻笑一声。


“——一个暗恋者的执着?”


Draco挑了挑眉,笑着答道。


“——一个暗恋者的执着。”


他们对视良久,象是要从对方的眼睛里深深的读出某种情绪。不知是谁先迈前了一步,接着他们再次拥抱了起来,这一次他们的唇齿相依在一起,互相舔舐着,直至地老天荒。


窗外风吹过,那本厚厚的日记本象是被一只无形的手连翻过好几页,停留在了一面。那一面上,一首诗被带着生命般鲜活的金红色墨水流畅的誊写着,渐渐浮现了出来,那是一个年轻生命的唱赞——


 


 


我恳求你疼我,爱我!是的,爱!


仁慈的爱,决不卖弄,挑逗


专一地,毫不游移的,坦诚的爱


没有任何伪装,透明,纯洁无垢!


啊!但愿你整个属于我,整个!


 


 




 


-------------------------------




情诗出处:


 


02 美国 艾米莉·狄金森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03 英国 雪莱 《致》


04 意大利 但丁《啊,你经过爱情的道路》


05俄国 亚历山大·普希金 《我曾经爱过你》


06 英国 约翰·济慈 《致芬妮》




写完啦!


感觉自己写不出文学聚聚们笔下的万分之一美好……


其实最开始的灵感是来源于那句“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突然特别戳我。我想draco若为暗恋的话,对Harry就是怀着这样的情感吧。然后就开始找其他的情诗。意外地发现都特别的能够符合draco和Harry的心情。例如雪莱诗中的“你的怜悯之情无人能比”,读的时候我不知为何就浮现出draco一脸嫌弃口是心非的对Harry说这句话,……“救世主”嘛。爱称,我们都懂的。


有好多想好的细节都没有写,例如,想写draco在战争中待在食死徒那边的黑暗的日子,以及他与Harry的互相思念。


还有Harry在各种方面对draco的关注,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那种。


……啊,总之,下次吧。(死


——其实我最喜欢的是最后一段诗,可以说是五段之中最直白袒露爱意的一段,我想,就用它来表示在draco最黑暗的日子中,仍然对Harry保持着一颗没有伪装、真诚赤裸的心。那心中洋溢着最热切的爱意。


那便是:




——啊!但愿你整个属于我,整个!



评论

热度(378)